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汽车资讯

国轩高科估值329亿引入大众 让位出于双赢还是无奈?_

发布日期:2020-06-02 03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新浪财经讯 大众汽车入股国轩高科的传闻在深夜被官方证实,成为外资大车企收购内资电池大厂的首个案例。

5月28日晚,国轩高科发布《签订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暨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》和《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》,公司控股股东珠海国轩和实际控制人李缜合计将向大众中国转让5%股份,同时,国轩高科还将向大众中国定向增发占发行前30%的公司股份。

此次交易,大众中国斥资预计约达87亿元,将成为国轩高科第一大股东。但根据安排,李缜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紧随其后,5月29日早间,大众入股江淮汽车的传闻也被证实。安徽省国资委、大众中国投资、江汽控股签署了《关于向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增资之意向书》。

特斯拉之后,传统汽车巨头大举在中国布局新能源产业链的意图已昭然若揭。不过,全球汽车电动化浪潮刚刚来临之际,就选择出让大笔股权给外资的国轩高科大股东,背后又有怎样的考虑呢?

大众斥87亿成第一大股东 暂弃实际控制权

根据国轩高科披露的方案,交易将分为两步进行。

股权转让部分,公司控股股东珠海国轩及实控人李缜以24.9元/股的价格,向大众中国转让0.56亿股公司股份,该部分交易金额14.1亿元。

定向增发部分,国轩高科以19.01元/股的价格,向大众中国发行3.8亿股,占发行前公司股本的30%,对应金额为73亿元,大众承诺认购额不低于60亿元。

按照计划估算,大众中国此次出资合计为87亿元,发行后持有4.4亿股,对应发行后股权比例26.47%,收购估值约为329亿元。交易完成后,大众将成取代李缜,成为国轩高科第一大股东。

不过,根据《股东协议》的约定,大众中国承诺,自股份登记至大众中国名下起36个月内或更长期间内,将不可撤销地放弃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的表决权,以使大众中国的表决权比例比创始股东方(珠海国轩、李缜及其一致行动人李晨)的表决权比例低至少5%。

也就是说,大众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,但未来一段时间内放弃了部分表决权,暂不涉及控股股东变更。

根据公告,此次募集资金预计不超过73亿元,其中54亿元投向年产16GWh高比能动力锂电池产业化项目,10亿元投向年产30000吨高镍三元正极材料项目,剩余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

显然,大众入股国轩高科后,将主要发力高续航的三元电池。扩产后,国轩高科的动力电池产能有望位居国内电池厂商前列。

让出大股东位置出于双赢还是无奈?

欧洲2020年1月启动了全球最严格的碳减排目标,作为欧洲传统的车企巨头,大众对电动化的信念十分坚决,此前已经参股、控股Northvolt、QuantumScape、QSV等多家电池公司,其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主战场中国进行布局也属意料之中。

战略入股国轩高科并取得第一大股东地位,提升话语权,对于大众来说十分有利。

大众在电动车领域规划了规模庞大的MEB平台,电池作为电动车的核心零部件,一方面保障供应链的安全非常重要,另一方面降本压力也很大。在宁德时代(145.530, -2.31, -1.56%)作为主要供应商的基础上,通过入股新的电池厂,大众可以在快速获得新增电池产能的同时,降低成本。

况且对大众而言,87亿元的投资负担并不重。2019年,大众中国净资产543亿元,净利润131亿元,87亿只占公司单年净利润的66%。

而对于国轩高科,通过引入大众,能够提高公司研发、生产、质量控制、管理等综合能力,从而提升产品性能。同时,作为大众在中国投资的第一家电池厂,国轩高科得以深度绑定大众,未来也有望受益于大众MEB平台的放量。

不过,对于李缜以让出第一大股东、同时未来还有可能让出实际控制权的方式引入大众,市场也存在着不同的声音。

新浪财经注意到,2019年,国轩高科陷入2015年借壳上市以来的首次规模负增长,当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.3%,归母净利润降幅达91.2%,已接近亏损。而同期,宁德时代营收增速高达54.6%,净利润增速为34.6%。

在业绩表现和产品市占率等方面,国轩高科被行业龙头拉开了更大的差距。

此外,公司由于多次存在业绩预告、业绩快报披露不准确,与实际业绩存在明显差异,且未能及时按规定进行修正,涉及到信息披露违规,先后被深交所和江苏证监局出具监管函和警示函。

迫于动力电池激烈的行业竞争压力和近似于“赢家通吃”的局面,董事长李缜选择果断让出第一大股东位置,甚至未来交出公司实际控制权,似乎也在情理之中。

(文/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昊)